意甲

戀愛嘚犀牛迎千場紀念版編劇廖壹梅VS郝蕾

2019-11-09 05:37:0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虽然因犀牛成为好友,但郝蕾与廖一梅的关系又是除了私事什么都聊新京報 郭延冰 攝

8月7日至12日,《恋爱的犀牛》(以下简称《犀牛》)千场纪念版将在保利剧院启幕,届时2003版明明郝蕾将回归犀牛舞台近日,郝蕾与认定她是最合适不过的那个明明的编剧廖一梅相约直到今天,廖一梅仍然想不明白,怎么就成了文艺女神,一个特个人化的故事怎么就成了所有人的故事?而郝蕾也辩白道:我恶俗着呢如今,九年过去了,两个女孩中的一个成了孩儿他妈,而另一个几经波折,终能安然当下但不管各自经历了什么,就像廖一梅所说,《犀牛》让她们成了一生的朋友,没有比这更好的礼物了

1999年

怪女孩遇上瘦编剧

廖一梅:我认识你是在1999年《犀牛》后台,你穿着一个长连衣裙在后台玩儿

郝蕾:我那会儿在上学,(大学)一年级

廖一梅:对你印象挺深的,一特好看的小女孩

郝蕾:哈哈

廖一梅:你就承认吧!虽然看着挺安静,但有点儿怪

郝蕾:是,有点儿异常

廖一梅:当时说过话,但没有直接的交往(你)一看就是一特有主意的年轻女孩,心里有东西,不像表面看着那么乖,一定不是一个甜美的小孩儿

郝蕾:孟京辉以为我是一个甜美的小孩儿

廖一梅:你身上有股劲儿,但肯定不是甜美能概括的,虽然那时候没有表露出来,但总有一天会(表露)出来的

郝蕾:你原来是这么瘦小的一个人《犀牛》能量很大,1999年我连看了四场,特别感动,尤其是最后马路长篇大论的戏,郭涛演得特别好我当时想,要是我演明明就好了

廖一梅:我以为你想演马路呢

2003年

为《犀牛》推了林兆华

郝蕾:2003年我分到剧院,起先是林兆华导演要找我演一个戏,打到剧院办公室,孟京辉正好坐在旁边就说,郝蕾?为什么不演我的戏!完了剧院就让我演《犀牛》,把人艺推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林兆华导演找了我,更莫名其妙的是孟京辉怎么会正好在办公室?

廖一梅:那天建组完咱俩聊天去了,聊的跟戏也没关系

郝蕾:我记得聊了萨特

廖一梅:那是第一次真的聊天我记得当时就很坚定地说,你演很合适,你是再合适不过的一个明明明明可以是各种各样的,但她是有自己一套的人,身上不能带油烟味,这是我最坚持的一点

郝蕾:我其实没觉得自己演得特别好,当时还带着戏剧学院的那个感觉,就是我演你看

廖一梅:我记得我跟你说,你身上有股特任性的劲儿你小时候更明显

郝蕾:对,明明是我在那个阶段的状态最好的演出就是拿出你实际的状态来

廖一梅:我当时就希望你保留这个劲儿,不希望你掩饰或者减弱那个劲儿特别像《犀牛》,是控制不了的身体里的能量、欲望、荷尔蒙,所有一切对世界的企图都要从身体里喷出来的感觉

2012年

《犀牛》是最美好的事

郝蕾:廖老师每隔几年就要替大家总结一次,她的台词有一部分比较像格言生活是乱七八糟的,但精神永远是圣洁的,你永远沉浸在生活的乱七八糟里,但还要永远圣洁地去说这些台词

廖一梅:我的台词不能当成某种范儿抒情地去念,那样就成装腔作势了我真没有过这样的期待,一个个人化的故事能成为很多人的故事我被人问过,你一生中真正帮助过什么人,让他/她的生命从此不同了?后来我想到《犀牛》,想到那么多观众对我说过他们被《犀牛》改变了生命你写的东西能和观众发生这样的联系,真是特别美好的事

郝蕾:这也是这个职业的幸福之处我记得有观众跟我说,郝蕾,你是我的精神支柱我当时就傻了因为你没觉得你做了什么,但他看见了你,就觉得有了希望

廖一梅:因为《犀牛》,我们很多人成了一生的朋友,没有比这更好的礼物了

我们的关系

1 能量相同互相吸引

廖一梅:我觉得相同能量的人会互相吸引

郝蕾:冥冥之中我们思考的问题都差不多,已经有了一个交集

廖一梅:其实我们也不是经常见面,见面也就找个地方坐着聊天

郝蕾:我们什么都可以谈,但都不谈私事儿

廖一梅:我们完全是君子之交,不是那种一块儿吃吃喝喝逛个街的我们都是自己解决自己的事儿,也没倾诉的习惯,更别提互相倾诉了

郝蕾:那成怨妇了

2 妖魔化神仙化

郝蕾:媒体老把我妖魔化成爱谁谁的人,其实我真不是

廖一梅:其实你非常顾大体

郝蕾:要么妖魔化,要么神仙化,什么文艺女神之类的我经常说,别说我文艺,我恶俗着呢,我也是过着正常人的生活

廖一梅:是啊,这些天我儿子还生病住院呢,一堆事儿

郝蕾:但这些影响不到精神层面我现在的状态就是,我好像不太能想起过去的事儿,也不太想以后的事我现在真正感觉到什么叫活在当下只是我不屑于去解释,对我来说没那么重要我对任何事都不遗憾

生命中的关键词

爱情需要的满足

廖一梅:我最极端的时候想,人没有爱,人只有需要我很少见到真的爱,都是需要,你需要安全感,需要依赖,甚至付出也是需要我不是对爱情失望,是对人类付出和索要情感的方式都很绝望孤独是一个基本认知,人都应该有你喜欢一个人,被爱充满的时候孤独就消失了

郝蕾:爱情就是自我欲望的一种满足

男人女人期待与恐惧

廖一梅:所有女人最基本的心理诉求就是期待,要把自己给出去的期待受打击是正常的,任何人说自己没受过打击都是装的但你得正视,很多人都觉得是别人错了,但如果用同样的思维在想就永远没有头这跟男人完全不一样男人最关键的心理是恐惧你想,一个是期待,一个是恐惧

郝蕾:一个追一个跑呗

孟京辉男性的审美

郝蕾:有一天我问导演,你是不是觉得我跟吴越、袁泉是一个型的?他说,对啊这时候正好廖老师来了,她就觉得我们是不一样的其实他(孟京辉)不太了解女人但他非常了解男人

廖一梅:他体现了众多男性的审美

生物谷药业
吃什么可以不拉稀
小儿感冒咳嗽厉害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