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男子白手起家成亿万富翁吸毒10年败尽家财编制

2020-11-19 12:09:0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男子白手起家成亿万富翁 吸毒10年败尽家财(图)

一名戒毒者因吸食冰毒,刚进院时皮肤瘙痒难耐,自己把双臂都抓烂了。起初,他把白粉加在烟丝里面抽,但到后来,毒瘾越来越大,烟丝里面的一点白粉已经满足不了他的需求,他开始直接用注射器注射。

原标题:男子白手起家成亿万富翁 吸毒10年败尽家财(图)

一名戒毒者因吸食冰毒,刚进院时皮肤瘙痒难耐,自己把双臂都抓烂了。

亿万富翁吸毒败尽家财警示录

白手起家前15年是励志剧 后10年是悲情剧

从亿万富翁到一贫如洗的穷光蛋需要多长时间?广东茂名的土豪阿成给出的答案是10年。父母、妻儿、亲情,这些在平常人眼中再普通不过的东西,如今却成了这位亿万富翁最大的奢望。当年出来闯荡时,他靠着3000元起家,不怕吃苦,一天工作十多个小时,终于攒下万贯家财。但吸毒之后,毒品就像一个吸血鬼,终于将他辛苦攒下的家底啃噬殆尽。故事的前半段,是一个励志的创业故事,但故事的后半段,却是一部因毒致贫、妻离子散的悲情剧。

今天是国际禁毒日,近日阿成面对,用自己的惨痛经历讲述毒品的危害。

文 广州肖欢欢

图 广州廖雪明

身材瘦削的阿成,感觉骨头都要从皮肤中凸出来,眼眶似乎要陷入肉中,两颗门牙已烂成黑色,上面还有一些小孔,一看就知道有多年毒瘾。他的胳膊上有很多疤痕,那是针眼反复溃烂后形成的。由于针眼太密,每次护士在为阿成抽血时都犯愁,因为实在找不到“空白”处下针。眼前这个皮肤黝黑的男子,更像是一个整日在田间劳作的庄稼汉子,实在没法把他和亿万富翁挂起钩来。

批发摩托车成亿万富翁

今年45岁的阿成是广东茂名人。和很多白手起家创出一片天地的励志故事主角一样,阿成出生于农村,是家里的老三。上初中时,阿成喜欢上了校长的女儿,但校长觉得他是农村孩子,也担心早恋影响学习,坚决拒绝女儿和他交往。

这一年,阿成15岁,他头一回感觉到自己被轻视。“从那时起,我就发誓,一定要出人头地。否则我一辈子也不会回到我出生的村子。”后来,阿成决定退学。得知他要退学的消息,父亲狠狠抽了他一耳光,但终究拗不过他,给了他3000元,由他自己出去闯荡。

上世纪80年代末期,摩托车还是稀罕玩意。当时摩托车十分紧俏,只要有货,许多人抢着要。由于北部湾地区距离越南较近,头脑精明的阿成在广西凭祥、东兴等地倒卖摩托车。他先用2000元本钱从货主那里收购一辆摩托车,然后转手以1.2万元的价格卖出。“我当时简直惊呆了。因为这钱来得实在太容易了。进货4000元一辆,到国内可以卖到1.8万~2万元。而高档的哈雷和雅马哈,利润更高,一辆可以赚3万元。”至今回忆起自己的“第一桶金”,阿成依然两眼放光。

随后,阿成的生意越做越大,“当时真是日进斗金,整个县城的摩托车都要从我手上才能买到,一辆赚1万多元,一年赚上千万元。”阿成说,意气风发的他当时在广东湛江、阳江,广西凭祥、北海等地都有房产,跟着他一起做生意的员工有30多人。阿成说,到1995年左右,自己身价已有上亿元。十年打拼,阿成终有所成,1994年,他开着一辆哈雷摩托,手里拿着一部一万多元的大哥大回到家乡,乡亲们投来的羡慕眼神让阿成陶醉。“当时村长想把他女儿嫁给我,我都看不上。”在全家人眼中,他就像一个冉冉升起的太阳,当时,提亲的人有不少,但都被阿成一一拒绝。“钱太多让人迷失,你看不清接近你的人是因为你的钱还是因为你的人。”

被人“下套”染上毒品

阿成的人生转折,从一次得病开始。

1995年夏天,因为长期熬夜和奔波劳累,阿成出现坐骨神经疼,右腿无法动弹,晚上也无法入睡。他只好在广西北海的一处别墅中养病。其间,他的一名下属跟他说,他手头有一种药,能减轻疼痛。

只见这位下属神秘地拿出一个小纸包,从中分出一部分白色粉末放在锡纸上烧,并陶醉地吸着烧出来的烟雾,一副飘飘欲仙的模样,他感到非常好奇。“这是什么?”

“这东西很神奇,一吸下去什么烦心事都没了,钞票啊,美女啊,你在生活中得不到的东西,都能有,甚至你觉得自己比克林顿还牛。”

阿成当时将信将疑,也照着样子吸了一下,但他感觉并不像下属所说的那么好,他头晕沉沉的,满嘴都是苦味,晚上吃的东西全都被吐了出来。当晚,阿成睡了个好觉,以前每晚痛到钻心的他竟然一觉睡到了天亮。

这一次放纵,使他陷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在往后的日子里,阿成便离不开这种被下属称为“白仙子”的粉末,逐渐沦为了它忠实的奴隶。

吸上第4次之后,阿成开始感觉到自己被毒品控制住了。“吸的时候浑身轻飘飘的,一天不吸,就像得了重感冒似的,心慌意乱。”阿成说,直到一个月后,这位下属才跟他交底,他吸的是毒品。

钱,这时成了阿成坠入“毒道”的助推器。“当时自己手头还有几千万元,每天就让下属去找毒品来给我吸,有时自己到了外地,毒瘾发了,就坐上一辆出租车,跟司机说,你带我到能找到白粉的地方,我给你200元,的士司机也都会高兴地答应。”

10年败光上亿身家

但毒品带来的刺激和欢愉只是暂时的,从毒品的幻觉中醒来,阿成不得不面对残酷的现实。由于进口摩托车配额的放开,通过“地下”渠道倒卖摩托车利润越来越低,竞争也越来越大,到2000年,在阿成所在的县城做这一行的已经有30多家。以前白天,他像一位战场上的将军指挥下属奋勇打拼,如今,他却每天躲在宾馆吸毒。他不得不靠更大剂量的毒品才能满足自己的瘾。

生意上的不顺,也让他对毒品更加依赖。因为有钱,阿成吸起毒品来也颇讲排场,有时一次在酒店包三四个房间,叫上下属中的吸毒者和客户,一晚上豪掷上万元“嗨”个尽兴。因为有钱,他比普通瘾君子吸食毒品的频率更高,别人十天半个月吸食一次,他毒瘾发作起来一个星期就能吸四次。有时,他一天光吸食海洛因就要花掉1万元。后来他听说冰毒吸着过瘾,找来一些吸食后发现,他这样的“老毒物”对冰毒根本没感觉。他已经彻底离不开毒品了。

起初,他把白粉加在烟丝里面抽,但到后来,毒瘾越来越大,烟丝里面的一点白粉已经满足不了他的需求,他开始直接用注射器注射。

当毒瘾发作时,阿成把自己反锁在房子里,甚至找来手铐把自己铐在床上。他的两个手腕处均有伤疤,他说,那是以前割腕自杀时留下的。为减轻痛苦,他在地上打滚,用头撞墙,用火烧脸,用刀割腕,让自己遍体鳞伤,用肉体上的痛苦来忘却自己对毒品的依赖。就算是这样,他仍摆脱不了毒瘾纠缠,每当毒瘾发作时,他就像一头失控的狮子。

2000年,为阿成提供毒品的上家被警方查处,他被供出。当警察拔出枪指着他时,他的脑子里一片空白,感觉自己这辈子都身败名裂了。被关在监狱的19个月对他来说度日如年。他甚至想到了自杀,但里面看得很严,根本没机会。

在阿成看来,自己染上毒品,偶然中有着必然。“当时钱来得太快了,一下子有了这么多钱,不知道怎么花。白粉是奢侈品,身份的象征,为赶时髦,很多人跟朋友一起吸了。”

出狱当天下属拿毒品接风

出狱前,阿成发誓出来后要彻底跟毒品绝缘。然而,就在出来的当天,下属又给他找来了毒品,被查封的房子过户后让他吸了几口,说是为他接风。

随后,经人介绍,另外一位吸毒的中年女性和他组建了家庭。而毒品就像埋藏在夫妻间的定时炸弹。一天深夜,毒瘾发作的阿成躲在厕所拿注射器扎自己的手臂,这一幕刚好被妻子发现,这段婚姻告吹。婚姻失败也让阿成在父母眼中的形象发生180度大转弯,昔日的能人,如今已经成为毒品的奴隶和父母眼中的“败家子”。父母决定和他断绝关系,村里人知道他吸毒后,每次回老家,村民都躲着他。接连5年,阿成没有在老家过春节。

婚姻的失败,家人的嫌弃,使阿成失去了正常人的生活。他继续沉沦,唯一离不开的,只有毒品。

吸毒让阿成失去的不仅是金钱,还有亲情、爱情和健康。由于吸毒,他染上了丙肝,身体十分虚弱,隔三岔五就会感冒。“每次毒瘾发作,我感觉自己的身体不像是自己的,像一头野兽在脑子中奔跑,需要找到猎物后才能平静。吸毒后的确有一种腾云驾雾的感觉,飘飘欲仙,我每天跟家人说这是最后一次,但每次刚说完就继续吸。”

从1995年至今,阿成前前后后不下20次进入强制戒毒所和自愿戒毒所戒毒,这20年中他有一半时间用来戒毒。但因为毒品的诱惑力实在太大,又没人帮助戒毒,只能把自己关在房里,可毒瘾一发,流鼻涕、泪,浑身就像有无数的蚂蚁在爬,蚊虫叮、针尖刺,头痛欲裂。顿时又把戒毒的誓言抛到了九霄云外。一从戒毒所出来,毒友们又找上了他。到2010年,他已从上亿身家的土豪,变成了一贫如洗的穷光蛋。

如“发狂的野兽”父亲无奈报警

在毒品的控制之下,阿成性情大变。在父亲眼中,过去那个老实听话的儿子不见了,一头发狂的野兽出现在他面前。

阿成的父亲刘斌告诉,儿子每次回到家,第一件事情是四处找毒品。找不到毒品,就对老两口大发脾气,对家里也是一通打砸。由于长期吸毒,阿成出现严重幻觉,经常疑神疑鬼,说有人要害他,还说房间的镜子上都是血迹。“家里的电视机已经被他砸烂了两台,现在我都不敢买新电视机了,家里的镜子、冰箱、洗衣机,能砸的都被他砸了。”白发苍苍的老人说,儿子每次毒瘾发作发狂,他都只能关上门,躲在门后面偷偷哭泣,因为这时出来阻拦,只会遭到儿子的毒打。老人家的手臂上有两道5厘米长的伤疤,是之前阻拦儿子吸毒时被儿子用菜刀连砍4刀砍伤的。“当时送到医院,缝了10针。”

“你看看他现在都成什么样子了。他1米7的身高,过去有130斤重,现在只有100斤。我都70岁了,身体还很好,你看他,牙齿都快掉完了,还得了丙肝。他这个40多岁的中年人,身体还不如我这个老汉。”刘斌指了指阿成,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老人家说,儿子吸毒之前,很爱干净,家里打扫得干干净净,现在吸起毒来,一切都抛在脑后,基本上整天都躲在床上吸毒,连床都懒得下,一件衣服,能穿上半个月不洗,胡子也半个月不刮,邋遢不堪。虽然岁数大一点,过去还有人上门提亲,现在提起儿子,村民们都把他当“瘟神”。“我是不指望他这辈子结婚生子了。”说完,这位七旬老汉抱头大哭。

2013年9月,阿成的毒瘾再度发作。吸食了一克海洛因的他再度出现幻觉,挥舞着沉淀为固定投资的利润游戏拳头将家里值钱的东西全部砸烂,自己的拳头也被锋利的铁门棱角划破,血流如注。父亲见状,只好拨打110,警方到来后,两名警察用绳子将阿成绑住,才将他控制住。再度被送进强制戒毒所的阿成对父亲破口大骂,他认为是父亲出卖了他,并扬言出狱后要将父亲杀死。

戒毒成功想隐居深山避开毒友

所幸,阿成出狱后并没有像他说的那样要将父亲杀死,而是主动要求到戒毒所戒毒。阿成的主治医生告诉,像阿成这样的海洛因患者,一般都有多年毒瘾,戒掉难度很大。

“我曾经靠着毅力戒了一个星期,好多次想自杀。”他说,如果这次戒毒成功,他想到农村去,隐居深山,找一块地自己种地,避开原先的毒友,过正常人的生活。“毒品毁掉了我的前半生,希望我的后半辈子能过得像个人样。”

广州康德自愿戒毒医院院长张希范表示,前来戒毒的人群中,有一半都是经济条件相当不错的,其中不乏像阿成这样身家亿万的土豪。但毒品是个无底洞,只要沾染,就永无宁日。

(来源:广州)

延伸阅读

荨麻疹起泡破皮怎么护理
虫咬性皮炎为什么会反复发作
TX品牌
银屑病治疗方法哪种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