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官场风云 正文 正文_第409章

2019-12-05 02:58:4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官场风云 正文 正文_第409章

走进办公室,朱子情和马林平两人各坐在一边沙发上,马林平刚才还有点闲心偷瞥着朱子情,这会陈兴一进来,马林平立刻站了起来,心里不甘愿,马林平此时也不得不表现出该有的谦恭态度,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陈兴目光从朱子情脸上扫过,很快就落在马林平脸上,“马副市长来找我有事吗?”

“有点事。”马林平干笑了一声,转头看了朱子情一眼。

“陈市长,我先到外面等着。”朱子情站了起来,往外走去。

马林平回身将办公室关上,这才重新走了回来,面对陈兴,马林平心里有些不忿,也不知道将陈兴咒骂多少遍了,但这会却也只能老老实实的站着,“陈市长,王艳春的事,只是我一时糊涂。”

“马副市长,你现在过来跟我说这个干嘛?”陈兴神色淡漠,“你与其站在这里跟我解释,还不如去跟人家女方道歉,据我所知,事发到现在过了五天了,你都没任何表示,哪怕托人捎去一句对不起都没有,马副市长,我还真不明白你过来跟我解释干吗。”

马林平神色一怔,他没想到只开口说了一句就会被陈兴堵得说不出来,马林平从来没想过道歉的问题,他一个副市长去给一个臭女人道歉?马林平拉不下那个脸,也断然不会那样做,没找王艳春算账就已经便宜她,竟然还要他去道歉,门都没有。

“马副市长,我还有事。”陈兴很不客气的下起了逐客令。

“陈市长,如果您觉得我去给那王艳春道歉能够让您高抬贵手的话,那我去道歉。”马林平同陈兴对视着,心里再不甘的他,无疑愿为了头上的乌纱帽去低头。

“你去给王艳春认错那代表的是你个人最起码的良知,你却用来当成交易的条件了?”陈兴盯着马林平,眼里多了几分冷意,此刻陈兴更加确定自个让马林平到政协提前去养老没错,类似这样的人还坐在领导岗位上,简直是个耻辱。

“那陈市长您是什么意思?”马林平努力的平抑着心里的怒火,办公室门关上,在这屋里就只有他和陈兴两人,马林平也不怕和陈兴更加直白的交流,只要能保住副市长的位置,马林平无疑愿意做出牺牲。

“我没什么意思,马副市长,我要忙了。”陈兴摆了摆手,加重了语气。

“陈市长,你…”马林平睁着眼睛,脸上是不甘和怒火。

“嗯?”陈兴抬头看着马林平,想在他办公室撒野?他倒要看看对方有没有这个胆子。

“没什么,陈市长,你忙。”马林平长喘了一口气,生生把一口怒气吞下去。

怒不可遏的转身,马林平快步走出了陈兴的办公室,眼里满是阴毒的神色。

朱子情慢慢的走了进来,见陈兴坐在办公桌后面

,朱子情笑着走了上来,“陈市长,刚刚你们谈什么了,怎么刚刚那人怒气冲冲的走了,好像有点恨你哦。”

“不管他。”陈兴微微一笑,女人的直觉确实是够敏锐的,目光在朱子情身上停留片刻,陈兴隐隐感觉朱子情似乎愈来愈丰腴,好像比之前丰满了不少,嘴上不由得开了句玩笑,“我怎么感觉子情小姐这两三个月好像胖了点?”

“是嘛,我自己也察觉出来了,有些衣服都穿不了了。”朱子情说着话,目光紧紧的凝视着陈兴。

“子情小姐怎么这么看着我?难道我脸上有花不成。”陈兴笑道,从办公桌后面走了出来,伸手请着朱子情入座。

“陈市长脸上没花,但心里有花。”朱子情嘴角微微一扬,“陈市长,我说得没错吧。”

“咳,子情小姐说笑了。”陈兴不自然的笑笑,他不知道朱子情是不是在讽刺他花心风流,不过心虚的他,显然是下意识的要对号入座,不动声色的岔开话题,笑道,“子情小姐找我来是什么事?”

“陈市长还记得我上次跟你说过的嘛,我要出国游学,明天的机票。”朱子情说道。

“记得,不过没想到子情小姐真这么快走了。”陈兴笑着点头,心里却是想着对方明天要走了,还专程再来跟他说一次?

“陈市长可以送送我吗?”朱子情淡然笑着,注视着陈兴。

陈兴愣了一下,笑着摇了摇头,“明天的话,你家人朋友怕是都会去送你吧,你觉得我去送你合适吗。”

“我说的不是明天,是晚上,晚上我在酒店订了一个包厢,已经布置好了,就我们两人,不知道陈市长愿不愿意来呢?”

“你特地过来就为了这事?”陈兴看着朱子情。

“是的,就为了这事,可能陈市长觉得只是一件可有可无的小事,对我来说却是件大事。”

“子情小姐如此说,我要是不去,就有点说不过去了,那行,晚上我一定准时到。”

陈兴笑着应了下来,看了朱子情一眼,两个人的目光在空气中碰撞着,陈兴很快就移开目光,心里有些奇怪,他能感觉到朱子情看他的眼神有些异样,那种神采,陈兴说不出来,但却隐隐感觉似乎有一种特别的情感,陈兴想不明白,特别是今天,尽管陈兴只是偶尔才看朱子情,但他却分明感受到了朱子情从进来后,就时时刻刻都在注视着他,以至于让他有些不习惯,甚至是有意回避着,眼神大部分落在了别处。

答应了朱子情晚上赴约的事,陈兴以为朱子情也该离开了,却是没见对方有动静,依然是静静的坐着,眼睛一直在看着他。

“子情小姐,还有事?”陈兴微皱了眉头,这朱子情今天的举止还真是怪异之极。

“没事,只是多看看陈市长几眼,我怕出国了,以后想看也看不到。”朱子情淡然笑着,“想必我要是不主动联系陈市长,陈市长估计都会把我忘了。”

“那倒不会,子情小姐这么一个美丽动人的女子,我想任何人见过都不会忘记的。”陈兴笑道,他这话说的倒是大实话。

“陈市长说的是真话?”朱子情眼里有些雀跃。

“自然是真话。”陈兴笑着点头,“我想子情小姐应该也没少听到类似的赞誉才对。”

“别人说的,我不稀罕听,陈市长说的,我可是很高兴听到呢。”朱子情眼里带着笑意,“说实话,我都有点舍不得出去了。”

“不想出去那可以不用出去嘛,你这出国去,又没人逼你。”陈兴笑着摇头,女人心海底针,女人的心思,男人永远琢磨不透,正如他想不明白朱子情怎么突然想着出国游学一般。

“不,一定要出去的。”朱子情轻摇着头,眼里有着异样的坚定和神采。

“那不就得了,你心里还是想出去的嘛。”陈兴笑了笑,站起身,觉得自己也是吃饱了撑着,这女人的心思本来就善变,他和对方说这个干嘛。

陈兴说着话,并没注意到朱子情的眼睛仍是一直在注视着他,此时此刻,朱子情心里的想法,或许只有其自己知道。

“子情小姐,你要是没事的话,咱们就晚上见。”陈兴看了下时间,笑道。

“也好,我就不打扰陈市长工作了。”朱子情点了点头,站了起来。

从陈兴办公室出去的时候,朱子情仍是回头望了陈兴一眼,见陈兴已经埋首在办公桌上,朱子情轻叹了一口气。

门外,一个三十多岁的漂亮女子走到陈兴办公室门口停下,看到朱子情时,对方微微一愣,但很快就轻敲着门。

陈兴抬头看了看门外,看到站在门口的林玉裴,眼里闪过一丝诧异,王荣岩的这个老相好到他这来干嘛,上次他没当面答应王荣岩给林玉裴安排调动的事,之后王荣岩虽然也再打过来提过一次,陈兴却是因为对方要求太高,仍然是委婉的说再看看,以王荣岩的智商也该明白他这是婉拒了,后来也没见王荣岩再提过这事,这会林玉裴怎么突然跑过来了,对方这时候应该是在京城上班才对。

深圳门牙不齐怎么整
湖北省中医院预约挂号
贵阳癫痫专科医院在哪里
上海癫痫病医院有哪些
云南最好的看妇科的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