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古孽第一百零五章直播

2020-01-22 19:26:0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古孽 第一百零五章 直播

太黎皇朝的天穹之上,云雾飘渺,但是却有一座小山悬浮于那云雾之中,在虚空中沉浮,看起来无比奇异。

那小山之上,摆了一张宽大的石桌,桌旁围坐着不少人,都是在饮酒作乐,互相调侃。

这些人,无不是太黎皇朝中的大能者!

那石桌中央,是一潭小小的水池,池中映照出的,却是下方人间的景象。

从那池水中,可以看到云夙、南崇、东莱、离桃、盘等等诸多大域,乃至是两个青年之间的搏杀争斗,都是能看的一清二楚。

这水池,正是特地为了风云宴炼制而成的观世镜,可观人世百态。

在场的这些大能,只要他们想,只需稍稍催动神识,便可从中看到自己期望的画面。

只不过此时,观世镜正用来“现场直播”云夙城中的某些人。

云夙,正是因为云夙城而得名,所以和其他大域不同,它的域名和核心城市的名字一致,皆为云夙。

此时,在那水池之中,正有着杨墨和那手持长枪的青年对峙的情形。

一个仙风道骨的老者捋了捋胡须,看向石桌上另一个一直自顾自地饮酒的老者,恭维道:

“杨家的明王圣体果真不凡,看来,这次风云宴的前十中必定有你家那后辈的名!”

那饮酒的老者没有答复,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同时将手中的剩下半杯酒洒在了地上,口中念叨:

“殷老弟,有狼子野心的王八蛋灭了你的门,我保不住你殷家...这杯酒,就当作我的赔罪吧...”

这老者声音不大,但是刚好能传遍整张石桌,故而石桌旁的其余大能者也都是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心思各异地看向了那个老者。

其中,有一个容貌美艳动人中年女子面色有些难看,低声道:

“杨老鬼!你什么意思?!”

那被称为杨老鬼的老者并不在意那女子的质问,继续用那不大不小的声音道:

“没什么意思,老友逝去,感伤一下而已。”

一旁一个面色阴郁的紫杉男子冷冷道:

“杨老鬼,当初的东西大家人手有份,现在你在这里装什么清高?”

那老者冷笑一声:

“我杨家屹立万年不倒,家大业大,会贪图殷家的那点家业?我所得资源,早就尽数投入到那殷家的小姑娘身上了...嘿嘿,殷家祖脉不断,殷家之名留存,朝暮决不败,殷家之魂不灭!你们几个老东西...迟早要遭报应!”

那美妇一拍石桌,强悍的灵力汹涌而出,搅动得周遭的云雾翻腾,化作一个个咆哮的凶兽,让这小山宛若被兽海环绕。

“你莫不是要引战?!”

那美妇厉声喝问。

杨家的大能冷笑不变,只是一抬手,那周围的云雾便瞬间恢复原状:

“都是同等境界的人,在这儿装什么大尾巴狼?”

那美妇脸上挂不住,但是又不敢与杨家的大能动手,只能阴沉地看着那个老者,一言不发。

“诸位...我们还是看看这风云宴吧...有些事情,过了这段时日再说就好。”

一个平和的中年男子饮了一口酒,平静地说道。

这男子肩头站着一只黄色的小鸡,一人一鸡坐在一起,竟是没有人敢忽视他的存在!

那小黄鸡也是如人一般摇了摇头:

“明着打,暗着打,在下边要打,现在上来了还要打,你们就不能消停会儿?”

那杨家的大能看着断千痕以及他肩上的小鸡,最终还是举起酒杯,自顾自地饮了起来。

那端庄妇人也是冷哼一声,也是坐了下去。

“这就对了嘛,何必把气氛弄得这么剑拔弩张的呢?”

断千痕笑着端起酒杯,向着那杨家的老者举杯示意,也不管对方有没有回应,便一口饮下了杯中的酒。

这个时候,众人的视线也是慢慢回到了风云宴上,而此时,杨墨也是刚好说完了那句话。

“...在场的各位...有没有一个叫薛川的...”

断千痕闻言,面色不由得变得古怪了起来,口中念叨道:

“不会吧...”

不远处的杨家大能也是面露不愉之色:

“这小子,真丢我杨家的脸,连一个小姑娘都搞不定...”

小黄鸡似乎听出了杨家大能的话中所包含的某些信息,不由得无语地看向断千痕:

“断大哥...好像真的是他...”

断千痕摸了摸下巴:

“殷家的女娃子的确跟薛小子在一起待过,可是当时看着关系也没那么好啊...”

杨天桓,也就是各个大能口中的杨老鬼,此时耳朵一动,抬起头来,紧盯着桌子对面的断千痕,狐疑道:

“你们在说什么?”

断千痕咳了一声,露出了很无辜的神色:

“没什么,只是讨论了一下杨家明王圣体的实力而已...”

杨天桓皱起了眉头:

“不对!小兔崽子,我比你可大了几千岁了,你还想蒙我?”

随后,看着断千痕的脸色,杨天桓也是渐渐察觉到了不对,便伸手指向那观世镜,口中低喝道:

“观世镜,观人世!显!”

这观世镜的的奇妙之处,就在于它能凭借施法者内心所想去锁定想要追踪的人。

比方说你要找薛川,但是太黎皇朝那么多个薛川,天知道你要找的是哪一个?

诶,对不起,观世镜就知道。

因为它能联系杨天桓身上的因果,将与他身上因果最深的一个薛川找出来。

于是,薛川贱气满满的笑脸就这么突兀地出现在了太黎皇朝最顶尖的各个大能眼中。

当然,所谓的最顶尖,必须要排除某些一直待在世俗中混迹的家伙,比如某个带着大黄狗四处溜达的老头...

此时的薛川,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行为举止已经被人现场直播,因此他依旧是那么放荡不羁爱自由,完全就是一副无拘无束无法无天的状态。

这不,刚刚调戏了栾钦墨一下的薛川,转眼就能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继续与她插科打诨。

云上天山中的杨天桓皱起了眉头,自语道:

“不像啊,就这浑玩意难道还能比得上我家墨小子不成?”

而在另一边,薛川一边打了个呵欠,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和栾钦墨聊着天:

“我跟你说,到时候去了云夙,杨家的那几个老东西肯定看我贼不顺眼,因为他们最引以为傲的后辈,连我一个不知哪来的乡野村夫的人格魅力都比不过。”

此言一出,震惊全场,所有围拢在石桌旁等待着观察出薛川的奇异之处的大能都是被他这惊人之语给弄得哑口无言。

这小子,故意的吧?

众人纷纷将目光投向了杨天桓,果不其然,这个平时地位极高的大能此时吹胡子瞪眼,颇有撸起袖子就下去把薛川揪出来打一顿的势头。

杨天桓双目喷火,低声道:

“这小子,完蛋了!”

断千痕也是面色古怪,低声道:

“阿成,你说他知不知道我们都在看着呢?”

小黄鸡也是一脸懵逼:

“应该...不知道吧?”

而下头的栾钦墨也是掩嘴笑道:

“你这么说,难道就不怕被杨家的人听见吗?”

薛川嘁了一声,散漫道:

“我怕啥?那些活了几千年的老头子们除了在那把眼睛瞪得跟铜铃似的吓唬人,说些诸如'这小子完蛋了'的屁话,难道还敢对我动手?”

得,这下子可把杨天桓给憋了个惨,因为他刚好如薛川所说,把眼睛瞪得老圆,还说了一句一模一样的话。

断千痕嘴角抽搐:

“故意的吧!这肯定是故意的吧!”

小黄鸡也是低声道:

“我也觉得...”

栾钦墨和薛川的对话依旧在继续:

“你凭什么觉得他们就不敢动你?难道你爹是个大能?”

薛川想都没想,张口便道:

“因为杨家有傲骨啊!”

这下子,杨天桓也是愣住了。

薛川接着道:

“杨家身为万年岁月的古老家族,流淌着荣耀的血,先祖最高傲的战意早就铭刻进了他们的骨子里,因此在这种问题上,他们肯定会选择让小辈堂堂正正地战胜我,而不是靠家族的长辈。”

薛川顿了顿:

“这就是杨家的傲骨!”

于是乎,天山上的杨天桓捋了捋胡子,忽然觉得这个小子说的话简直说到自己心坎里去了。

什么傲骨啊...荣耀啊...都是杨家人最喜欢提及的,也是记忆最深的东西。

像杨天桓这种活得久的老一辈,更是对其感受深刻。

“这小子,倒也有几分意思。”

杨天桓在众目睽睽之下,很不要脸地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断千痕看着石桌上倒映出的薛川的面庞,也是心中叹服:

“这小子,玩的还真是惊心动魄...”

小黄鸡擦了一把汗:

“为什么我觉得他好像走在生死之间的交线上...”

薛川忽然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道:

“不过呢,说句实在话,我觉得杨家那明王圣体,说不定同等境界下打不过我。”

这个时候,由于先前薛川那一番先抑后扬的话语,杨天桓此时倒也并没有生出什么特别厌恶的心思,而是眯了眯眼睛:

“有趣,断小子,看你和这薛川挺熟的样子,说说看他是什么境界?若是淬血六七重就有这种气血,和墨小子叫板也不是没可能。”

断千痕苦笑道:

“这我真的不知道啊...我刚从大牢里出来,这你问我我能说什么...”

杨天桓沉思:

“好像的确是这样...有点麻烦,难道要我亲自下去问问?”

然而,这个时候,栾钦墨好巧不巧地又开口了:

“你就拉倒吧,明王圣体为什么要和你同等境界一战?难道别人还要自斩道基,恢复到半步淬血来和你打一架吗?”

杨天桓一愣,随后瞪大了眼睛,猛地起身道:

“半步淬血?!”

断千痕也是震惊了:

“他只有半步淬血?”

杨天桓揉了揉眼睛,死死地盯着薛川,口中道: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半步淬血怎么会有这种实力?!那小女娃定然是口误...是了,应该是这样...”

随后,杨天桓忽然面色一震:

“不行...我得亲自去确认一下...”

断千痕闻言,刚开始还没反应过来杨天桓要做什么,随后浑身一个激灵,失声道:

“杨前辈!不可!”

但是杨天桓是什么人?在场的这些大能,有几个拦得住他?唯一能造成威胁的,恐怕也就是一直坐在主位上一言不发的皇族大能了。

眼看杨天桓就这么远去,断千痕一时间也是没了主意,只能看向太黎皇朝皇族中的几位大能,无奈道:

“你们也不拦着他?不怕他坏了规矩?”

一位穿着华贵长袍的老者摇摇头:

“不必,杨道友自有分寸。”

断千痕叹了口气,随后看向那观世镜,却是面色大变,因为那杨天桓,已经是到了薛川身边。

薛川一行停下了脚步,都是警惕地看着面前这个气势十足的老者,无人敢抢先打破沉默。

但是,薛川开口了:

“老大爷...您这是?”

杨天桓紧盯着薛川,一言不发地走上前来,一时间,元椟等人发现自己竟是无法动弹分毫,好像身体已经不属于自己了一般。

杨天桓走到薛川面前,直接伸出手,摸向了薛川的胸膛。

薛川大惊失色:

“老头!光天化日之下你要非礼良家少男?!”

杨天桓伸出的手一僵,也是被薛川这一句话气得不清,但仍旧是摸了上去。

“放开他!”

“你要做什么!”

栾钦墨等人纷纷出言喝道,但是却对薛川遭受“非礼”无能为力。

杨天桓冷笑一声,看向了薛川:

“老夫酷爱俊俏的男童,此次见你与我有缘,打算让你去当我座下的吹箫童子!”

薛川脸色刷地白了:

“老头,你认真的?”

随后,还不等杨天桓反应过来,薛川便凄厉地惨叫起来:

“夭寿啦!八旬老汉凌辱良家少男啦!”

这一声喊,直接就将街道上各处隐藏的目光都是吸引了过来,纷纷盯着杨天桓,看得这活了几千岁的大能也是浑身不自在。

杨天桓只能怒道:

“闭嘴!我就看看你的根骨,你在这鬼叫什么!”

薛川一愣:

“不是你说要我去做你胯下的吹箫童子吗?”

杨天桓也是一愣:

“我的确...”

“不对!什么胯下!”

深圳远大医院怎么预约
天津市天和医院预约挂号
治癫痫病最好的医院
温州最好的癫痫病治疗方法
上海治疗宫颈炎费用
分享到: